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武松是个杀神,一般只要他动手,对方就没有什么活命的机会。但是偏偏有几个人在他手下活了命,孔家庄的孔亮是一个,快活林的蒋门神是一个,十字坡的孙二娘也是一个。

孔亮能活命,是因为二人没有实质的仇恨,武松是夺人家的酒食;蒋门神能活命,是因为武松需要蒋门神向施恩道歉,帮助施恩在快活林树立威信。那么,孙二娘为什么能活命呢?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有人说武松不杀孙二娘是因为他在孙二娘的马屁中迷失了自我,更有甚者,还有人说他是垂涎孙二娘的美色。事实果真如此吗?

孙二娘究竟有几分姿色呢?我们不妨跟随武松的目光看一看,这位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母夜叉。

看看抹过大树边,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

远远看过去就能想见这孙二娘并不是什么精致的女人头上插着黄灿灿的金钗,两鬓上插着数量不少的野花,这打扮是很接地气的。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见武松等人走进,孙二娘便起身迎接。这下,我们就能看清她的全身穿搭了。

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

绿色的纱衫配一条新红的裙子,这色彩搭配真是应了那句“红配绿赛狗屁”。她不但衣服色彩鲜艳,脸上的胭脂擦的也很浓。

恐怕一般的男人都不会对这个女人提起兴趣。不过有些人可能还抱着侥幸心理,不会穿搭的美女多了去了,没准孙二娘就是其中一个呢?那我们就看看孙二娘的长相:

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这是一位把彪悍深深刻在脸上的“大姐”,恐怕李逵换上女装,擦上胭脂也就这样了。

所以说,说武松是垂涎孙二娘美色根本就不成立。放着如花似玉的嫂子都没动邪念,武松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夜叉精呢?

之所以有这样的误会,恐怕与武松在吃饭时“调戏”孙二娘有关。

武松吃包子的时候曾这样问孙二娘:“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

孙二娘回答说自己的丈夫外出办事未归,武松又说了一句:

“恁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若是此时张青在场,肯定会当场飚出一句:我尼玛,爱嫂子啊!

不过武松之所以句句“调戏”孙二娘,并不是借机揩油,也不是武松重口味,他是想逼孙二娘动用蒙汗药,逼她露出马脚。

武松假意喝了蒙汗药酒,并且很配合地倒了下去。孙二娘前来搬他,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

一旁的伙计刚要上前帮忙,却被武松给喝退了。孙二娘只能连连求饶。正在此时,张青也从外面回来了,他进门就看见武松打二娘,他不敢有丝毫的恼怒,只是连连求饶,“好汉息怒!且饶恕了,小人自有话说。”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张青问了武松的姓名,在得知眼前的大汉就是武松时,张青立刻吃惊起来:“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

在得到武松的肯定回答后,他更是纳头便拜道:“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识。”

张青的行为举止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也给予了武松足够的尊重。

武松这个人前半生最一以为傲的只有两件事,其一是在景阳冈上打死了老虎,由此天下闻名,世人都知道武松是个勇猛的好男子。其二是在阳谷县做了都头,他从一个落魄的街头混混摇身一变成了官府中人,虽然只是一个小吏,但是也算是实现了阶层的跃迁,成为在地方有名望的人。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张青一句“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直接就点在了武松的兴奋点上,这就为武松原谅他们打下了基础。

武松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人吃软不吃硬,若是有人硬着跟他来,他肯定比对方还硬,在牢城营里的拒不行贿我们就能看出来。

但是若是别人对他放低姿态,小心伺候,礼数周到,那么武松就会立刻变成一个“不知所措”的大男孩。

武松在询问张青“你莫非是这妇人的丈夫?”

张青卑微地说“是。小人的浑家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怎地触犯了都头。可看小人薄面,望乞恕罪。”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听了张青的话后,武松接下来的反应很有意思。武松见他如此小心,慌忙放起妇人来。

孙二娘的确不是好人,但是起初孙二娘并没有害他们的心思。而是武松步步紧逼,出言“调戏”,孙二娘这才在酒中加了作料。随后,武松又故意把孙二娘压在身下,作势要打。

仔细追究起来,武松也有不妥之处。若是张青态度蛮横,武松是断然不会心生愧疚的。但是张青处处伏低做小,放低姿态,说起话来也礼数周到,让武松很受用。

所以武松接下来便问:“我看你夫妻两个也不是等闲的人,愿求姓名。”

此时,孙二娘才穿了衣服,张青急忙领着她来拜武都头。

武松急忙道歉“却才冲撞阿嫂,休怪。”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孙二娘急忙道歉,“有眼不识好人,一时不是,望伯伯恕罪。且请去里面坐地。”

在张青夫妇的恭维下,满天乌云都散了。武松和张青夫妇非但没有成为仇敌,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显然,武松并不是被孙二娘的美色所吸引,孙二娘的美色也吸引不了武松。

武松之所以没除掉孙二娘夫妇,很大程度上与孙二娘夫妇的“马屁”有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在没有恩怨的情况下,没有致人于死地的必要。

武松为何没除掉孙二娘,是在马屁中迷失了自我,还是垂涎美色?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打打杀杀只是立身江湖的手段,而掌握了人情世故才能在江湖上长久立足。

久在江湖的武松自然明白这一点,他从张青的谈吐上也能看出张青不是普通人,也是一位“老江湖”。江湖儿女在一起相处就没有那么多拘束了,张青夫妇也是豪爽之人,对武松也十分照顾。

失去兄长的武松很注重感情,他“感激张青夫妻两个厚意”,于是拜张青为义兄,孙二娘为嫂。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生活新闻

    最便宜的6.5T依维柯房车!标配12度电+280L水箱,双拓展全家玩

    2022-9-8 14:46:00

    生活新闻

    朱亚文结婚9年,低调这么久,原来他老婆还演过这部剧?

    2022-9-9 14:42:00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QQ419109831 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本站没有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如有付费内容请勿相信,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网站。全站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整理”。如有相关专业问题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本站严禁发布违法违规,,色情低俗,暴力等内容。共同创造良好,健康的网络环境,如有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向国家机关提供相应证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